招聘信息 |  咨询服务

新闻动态

为什么有些人不吃香菜?

更新时间:2019-08-04 信息来源:

  

  香菜的学名叫芫荽(没错,听起来有些像方言的“芫荽”二字才是人家的正名),原产于欧洲地中海沿岸及中亚地区。西晋的《博物志》中“张骞使西域,得大蒜、胡荽”记载了香菜是如何传入我国。公元前1世纪,西汉张骞出使西域,打通丝绸之路,商队沿丝路络绎而来,带来了核桃、葡萄、蚕豆、石榴、胡萝卜、黄瓜、大蒜、芝麻还有香菜。而在那时,香菜被称为胡荽,也可以看出它是一种“舶来品”。到了南北朝后赵时,赵皇帝石勒认为自己是胡人,胡荽听起来不顺耳,改名为原荽,后又演变为芫荽,就有了现在的叫法。

  人类种植芫荽的历史非常悠久,考古学家曾在距今3300多年前古埃及的法老图坦卡蒙的墓穴中发现芫荽的种子,也许那时起,古埃及人已经在种植芫荽这种植物了。芫荽也是古希腊人和罗马人餐桌上的常客,是一种备受欢迎的香辛蔬菜。除了作为食材,芫荽还被用作调味品、香料。

  芫荽被用于治疗疾病也有上千年的历史,其根、叶、籽及全草都可入药。古希腊和一些拉丁文的文献都记载了芫荽的医疗作用。很多中医古籍中也有芫荽的记载。南北朝的《食经》中记载芫荽可以“调食下气”;唐代的《食疗本草》中谓其可以“利五脏、补筋脉,主消谷能食,治肠风”,说明了芫荽对食欲不振,消化不良有治疗作用。明代李时珍在其著作《本草纲目》中也称芫荽“性味辛温,香窜,内通心脾,外达四肢”,表明芫荽除了可芳香健胃,驱风解毒外,还能利肠、利尿,对促进血液循环也有帮助。这么看来,2017版《射雕英雄传》中,黄蓉要用香菜给华筝治风寒,还是很有依据的。

  香菜这么优秀,为什么却有些人不喜欢,甚至难以下咽呢?曾有网友表示,香菜在他嘴里味道丰富而多变,前调是臭虫味儿,中调是肥皂加泥巴味儿,后调则是苦巴巴外加霉菌味儿……那香菜闻着到底什么味?香菜中含有40多种化合物,其中82%是醛类,17%是醇类。肥皂、洗手液中有类似的醛类化合物;椿象,也就是臭大姐,防御或攻击敌人时喷出的毒雾里也有,所以有人会觉得香菜是肥皂味或臭虫味。而香菜的属名Coriandrum来自古希腊语的koris,指的就是一种臭虫,不知道是不是几千年前,人们早已意有所指。

  

  我们把香菜翻译为英文时,有时会用Chinese parsley,parsley是欧芹,它和香菜非常像,是西餐中不可缺少的香辛调味品和蔬菜,不过它属于欧芹属,香菜属于芫荽属,但是,它们都来自于伞形科。伞形科所包含的植物通常为茎部中空的芳香植物,是一年或多年生草本植物,包括很多日常食用的蔬菜和调料,比如中芹、香菜、胡萝卜、莳萝、葛缕子、小茴香等。看到这,学姐发现,这科食物我竟都不喜欢吃,也许学姐天生对芳香植物比较敏感吧!

  那么不喜欢香菜到底是不是天生的呢?21世纪初,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位科学家Charles Wysocki在俄亥俄州特温斯堡举行的双胞胎节上,对数百对双胞胎进行了调查,他发现大约80%的同卵双胞胎对香菜有着相同的喜好,而异卵双胞胎(他们的基因组大约有一半相同)只表现出大约一半的相同喜好。他得出结论说,“不管是喜欢香菜还是讨厌香菜,人们对香菜的反应受到遗传基因的影响。”为了进一步确定这种遗传特征,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一家遗传学公司23andMe继续进行了研究,研究人员发现有一个最显著的遗传变异发生在影响嗅觉的受体基因簇中的。其中有一个叫OR6A2的基因,它负责编码一种对醛类化学物质高度敏感的受体,这直接影响人们对芫荽味道的接受程度。而与此同时,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营养科学家Lilli Mauer,则在500多名欧洲人后裔中发现了不同的与芫荽偏好相关的嗅觉受体基因变异和苦味受体基因变异。所以,那些讨厌香菜的人们,包括ihatecilantro.com(这是一个反香菜网站,聚集了众多饱受香菜摧残的难兄难弟)的近4000名注册成员不用急着分析自己的基因组,因为目前对香菜偏好的基因研究并不明晰。并且Charles和他的团队只计算出不到10%的香菜厌恶是由于常见的遗传变异造成的,他们说:“香菜偏好的遗传力可能相当低。”

  那么除了基因,饮食环境和文化习俗会对香菜的喜好有影响吗?Lilli Mauer对居住在加拿大拥有不同民族文化的年轻人进行了香菜喜好的研究,这些受试者共1639名,年龄在20至29岁之间,是多伦多营养基因组学和健康研究的参与者。结果表明不同的民族文化群体中,对香菜表现出不喜欢的差异很大。其中不喜欢香菜的受试者比例为东亚人21%,高加索人17%,非洲人后裔14%,南亚人7%,西班牙裔4%,中东人3%。以讨厌香菜比例最低的中东,西班牙和南亚群体为例,香菜在这些地区的风味菜肴中广受欢迎,他们更常使用和接触香菜,而文化确实会影响和改变与食物相关的行为和习惯。

  而这个研究主要是面向居住在加拿大的年轻人,不能体现老年人或更年轻人的特点,也不能体现其他地区的特点,而且随着文化、环境、遗传的改变,这一切也会变化。那么到底为什么有些人不吃香菜呢?作为一个香菜黑,它吃起来就是怪怪的啊!

  参考文献:

  [1]钱文文,辛宝,史传道,李佩.芫荽的保健功能研究概况[J].陕西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9(05):116-119.

  [2] Ewen Callaway. Soapy taste of coriander linked to genetic variants[J]. Nature. 12 September 2012.

  [3] Lilli Mauer, Ahmed El-Sohemy. Prevalence of cilantro (Coriandrum sativum) disliking among different ethnocultural groups. Flavourvolume 1, Article number: 8 (2012)

                                                                       图文来源:科普中国